我所知道的伍騶將軍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 陳賢俊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    軍旅生涯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近日因寫作《難忘的抗戰八年》的文章,提到伍騶其人。

            查網上有關他的資料,只有一篇《民國廣東將領錄》中提到他,居然還將他的籍貫寫作“廣東香山(今中山)”,實在有糾正的必要,于是,引發我寫作此文。

            在民國期間,陽江籍著名的軍人,當數莫與碩中將、陳章甫中將;其實,也不應忘了伍騶少將。

            伍騶又名于騶,字五洲。1889年生于廣東陽江大溝伍屋寨村。伍屋寨村,那是一條很小亦很窮的村子。伍騶出身于貧寒的農家,年少時,家鄉大溝沒有學校,他讀書要到雅韶。也由于出身貧寒,伍騶常受到社會上的惡少以及兵匪的欺詐。某日,伍騶在陽江東門發誓:“將來我一定要從軍,一定要做一個將官!如果當不成將官,我就不入此城門!” 于是,清末,伍騶入讀廣東陸軍小學堂并肄業;民初,伍騶再入讀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第二期步科。畢業后,任李耀漢肇軍司令部參議。19179月,李耀漢任廣東省長后,在肇慶設肇軍講武堂,伍騶兼肇軍講武堂監督。

            1919年肇軍解體,改任粵軍陽江別動隊司令、總司令部參議。 1922年起,伍騶追隨孫中山,任粵軍第一師第四團中校團附、大本營江門警備司令、廣東警衛軍參謀長、中央直轄第五軍警備旅長。1930年后,伍騶任廣東綏靖公署參議。抗日戰爭爆發后。任第四戰區兩陽游擊司令兼兩陽聯防處主任、第七戰區第八挺進縱隊少將司令。為保衛廣東,保衛家鄉作出積極貢獻。抗戰勝利后,伍騶不愿卷入內戰漩渦,于19467月退役。

            有關伍騶,還有一句與之相關的歇后語。伍騶讀書時,私塾老師伍為群與他關系非常好,對他也寄予厚望。及至后來,伍騶真的當了少將兩陽司令,騎著高頭大馬從陽江的東門入城。其時,鼓樂喧天,鞭炮齊鳴,在路旁有無數群眾或迎接或看熱鬧。伍騶入城的消息傳到伍為群的耳中,他既激動又焦急,激動的是伍騶終于如自己所愿,當了大官;焦急的是,自己與伍騶過去的關系那么好,應該會有個官當當,但自己一時又想不出該當個什么官好。于是,常喃喃道:“伍于騶入城,唔知做乜好(不知做什么好)……”他的話被旁人聽到并傳開去。天長日久,便成了一句歇后語,表示自己百無聊賴,不知該做什么時就可以說:“伍于騶入城——唔知做乜好。”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創辦扶東中學

            現在的陽東縣是以前的陽江縣二區,是沒有中學的,只有是陳章甫當了師長之后,其兄弟陳章滾當縣長時,在大溝建立了一間小學,名為章甫小學。在抗日戰爭期間, 伍騶任第四戰區兩陽游擊司令兼兩陽聯防處主任、第七戰區第八挺進縱隊少將司令 ,他看到陽江縣二區沒有一所中學,孩子們小學畢業后就很難再有書讀。于是,伍騶在章甫小學的基礎上,再創辦了扶東初級中學,即現在的陽東中學,而章甫小學作為扶東中學的附設小學,是一套班子領導。

            我記得,這間學校開辦后的某一年,他曾回來學校巡視過一次,因為他是學校的創始人,是董事長。這時,我已是初中一年級的學生,學校隆重地歡迎了他,也親切地接待了他。他向學生們訓話,有幾句話我尚能記住,他說:“你們前任馮尊我校長,他為辦學付出了很多力,操了很多心,我們應該感謝他,我用一句諸葛亮出師表的話來形容他,那就是鞠躬盡瘁,死而后爾。而現任的陳賢英校長,把困難接過來,學校辦得很好,很有成績,我很滿意,值得表彰,我也用一句諸葛亮出師表的話來形容他,那就是受任于敗軍之際,奉命于危難之間……”說話中提到的馮尊我校長是三丫人,當時已病故;陳賢英校長則是海頭人。

            在抗日戰爭的艱苦時期,能在陽江創辦扶東中學,是一件大好事,也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。當年,我就是受益者之一,能夠入讀扶東中學。當然,那時讀書也是很艱難很恐怖的。我們陽江是海濱城市,日本的軍艦經常會到沿海一帶巡邏,軍艦一到,晚上那探照燈就不停地照,照亮了整個夜空,陽江縣城的中學馬上就要停課,至少一個星期,那個時候的說法叫做“走日本”,就是疏散,逃難。陽東中學距離海邊,也只不過五六公里,隨時可能淪陷,我們的學校建在丘陵地帶,比海平面稍高一點,日本的探照燈照到我們的宿舍,照到我們的床上,所以一有探照燈來了,學校為了安全,就要疏散學生。

            學校有一首校歌,是最初開辦時就有的,我們當時唱得很熟,現在已忘記了很多,但還記得幾句:“虎山挺秀,漠海奔雄,莘莘學子,為我扶東……”后來有沒有改變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 伍騶的結局

            伍騶退役后,閑居鄉間,有時也在廣州居住。我記得,1948年,我已到廣州讀書,某日,與同鄉林立偉一起去泰康路他的居所探望他,以盡學生之禮。其時,他60歲左右,身體很好,也很健談。但是,當時談話的內容我就忘記了。

            1950年,伍騶作為“反動軍人”,被送去勞改。當局曾將他押回陽江大溝,發動群眾斗爭他,并選擇了一位“苦大仇深”的老太婆,上臺揭發他的罪行。不料,那位老太婆在臺上不停地說伍騶的好處,令組織會議的人頗感尷尬。

            1952年,伍騶在勞改地逝世。享年63歲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看片在线观看视频免费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心悦网